上海快3

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九百八十章 各種意義上讓人吐血的古巫師印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cmjxgs.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什么消息,快點給我看看。”

  我連忙說道,難道是阿姆露迪娜那邊出現了什么問題?但是和當初約定好的方式不一樣,不是說……我看了看揣在懷里的那顆會一閃一閃的菱形水晶,沒有任意異常,莫非法拉老頭給我的是偽劣產品,精靈那邊無法發出信息,阿姆露迪娜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心急之下,我幾乎是用搶的,湊上去一把從潔露卡手中接過光球,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抬頭遠目片刻。

  “那個……潔露卡,該怎么讀里面的內容?”

  我抱著十二分虛心學習的態度,向旁邊將俏臉板起的黃段子侍女請教道。

  “親王殿下才高智絕,那么自信的搶過去,肯定已經有了辦法吧,像我這種不受重視的侍女哪好意思獻丑呢?”

  啊,潔露卡生氣了,這句句帶刺的話,很明顯是在為剛剛我二話不說從她手里搶過光球而生氣,雖說的確是我不對,但是這家伙的心眼也未免太小了吧,請拿出情報頭子的肚量呀混蛋

  最后好說歹說,潔露卡還是將光球接了回去,握在掌心,合上雙眼,小小的光球在她手中變得忽明忽暗,不一會兒,她睜開眼睛。

  “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親王殿下想聽哪個?”

  “好消息”

  強烈的既視感涌上心頭,記得在前面似乎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結果被這黃段子侍女好好的耍了一把,這一次我要吸取教訓,不能再讓這家伙有發揮無節操屬性的余地了。

  “好消息是,親王殿下的提議被通過了。”

  “哈?”

  事發突然,我的大腦有點轉不過來,我的提議?我的什么提議,不對,這家伙該不會是在為后面的黃段子埋下伏筆吧,比如說要是我問什么建議,她就會說“忘記了嗎?殿下為了方便玩羞恥游戲而讓我從今以后不許再穿內褲的提議,已經得到了全體精靈的同意并成功入手變態荒yin親王的稱號”之類的無節操回答。

  嗯,不能大意,要小心應對。

  “提議,哦,我知道了,是那個提議是吧,恩恩,你繼續說。”于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高深莫測的點了點頭。

  “不……就算你這么說,我也不知道該繼續說什么好啊,建議不是你提出來的嗎?最清楚應該是你才對,我還有什么好說的嗎?”

  “話是這樣說……”

  但是我不知道你口中的親王殿下的建議是什么呀?

  眼巴巴的看著潔露卡,我欲哭無淚,腦子里不斷折騰著自己究竟給阿姆露迪娜提過什么餿主意,想來想去還是想不起來,我和阿姆露迪娜見面的時間就那么點,記憶之中的確沒有給過她什么提議呀。

  “呼~~,親王殿下似乎真的忘得一干二凈了?”

  潔露卡好像看出了點什么,用困擾和不滿的目光看著我。

  “這個……”

  我偏過頭去,宛如闖禍的學生站在校長面前一樣,目光游離,無法直視對面投過來的銳利目光。

  “難道親王殿下已經記不起來,前些日子打算撮合人類聯盟也加入搜索水晶碎片之中的提議?”

  “你說的是這個?”

  我驚訝的差點沒喘過氣來,不是忘記了,而是根本沒往這方面去想,因為在我看來,那份發到阿姆露迪娜手中的提議,只不過是先做試探,阿姆露迪娜也未必能夠做得了主,最后我肯定還得回去再和莫妮卡長老商量商量,才能看行不行得通,結果好幾天過去了,也正如我所料的一般,對方根本沒有做出回應,想是對我的提議抱著遲疑甚至是不屑一顧的態度,沒想到突然就給峰回路轉了,想不到這一塊也是情有可原。

  “咳……咳咳,怎么突然就同意了,我根本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呢。”

  劇烈的咳嗽幾聲,本該是好事我卻警惕起來,事出無常必要妖,不能高興的太早。

  “這也正是我要跟殿下說的第二件事,壞事。”

  果然,潔露卡話鋒一轉,麻煩事來了。

  將光球里面的一番信息全部轉達以后,藏身所一時陷入了沉默之中。

  “強敵啊……果然還是來了。”

  這幾天我就一直在琢磨著,憑自己吸引麻煩的體質和準悲劇帝光環,不可能風平浪靜一路平安的完成這次任務才對,地獄騎士的出現只不過是讓我加入到這次任務的誘因,不敵月狼變身的它似乎并不能稱之為**煩,結果這兩天眉毛一直在跳,果然就出事了。

  “已經有三個小隊失蹤了嗎?”

  皺了皺眉頭,真正讓我們沉默的還是這一個消息,三個小隊,四五十個精靈戰士,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不見了,阿姆露迪娜帶來的精靈戰士我見了不少,大多都有著非常不錯的實力,介乎于聯盟在第二世界的冒險者水平,那些隊長更是有偽領域級的實力。

  可以說,為了完成這次搜索任務,精靈族派來的全都是她們的精英戰士,犧牲一個都是巨大損失,更何況現在一失蹤就是四五十人,生還的幾率十分渺茫,要是換做阿卡拉是雅蘭德蘭,聽到這個消息以后,恐怕非得怒極攻心,氣暈過去不可。

  “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潔露卡那雙泛著紫色水光的眸子,眨了眨,然后定定的看著我。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我頓時翻了個白眼:“現在阿姆露迪娜的部隊已經在收縮防線,我估計暫時應該不會再出現什么大問題,好不容易來到這里了,明天先將古巫師印都干掉,然后立刻回去召集聯盟冒險者,之后再和阿姆露迪娜匯合,看看敵人究竟是什么來頭,你說這么辦行不?”

  “就按照親王殿下的意思吧,我沒有更的好補充。”

  潔露卡點點頭,在四五十名精靈戰士失蹤的沉重事實打擊下,我們兩個都是興致缺缺,沒有再互相斗嘴吐槽,很快一晚就過去了。

  ……

  夜色籠罩森林,那些夜間捕獵的森林猛獸紛紛沖動,此起彼伏的獸嚎在為夜晚的森林演奏一曲殺戮之歌。

  但是森林的某一處,卻出奇安靜,方圓幾公里之內,別說獸嚎,就連一聲飛鳥振翅,夜蟲低吟的輕微動靜都察覺不到,仿佛是在這片地方發出的一切動靜,甚至是遠遠傳過來的聲音,都被一股莫名的恐怖力量給吞噬掉了,深處其中,宛如一片寂靜荒蕪的死域。

  仔細看的話,黑暗之中,這片區域似乎被一股比黑夜更加濃黑的霧氣所籠罩起來,踏入里面,就連繁星點綴的夜空都看不見,就像是進入到了另外一個黑暗冰冷的世界。

  “孜孜、孜孜孜……似乎有所行動了,這些愚蠢的小東西,反應還不慢。”

  區域之中,一處高崖之上,突然傳來一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隨后,如同鋸子發出來的生硬難聽的聲音緩緩響起,黑色濃霧之中,一道干瘦的身影坐在懸崖邊上,俯視著腳下一望無際的森林,夜色似乎絲毫阻擋不了它那雙宛如漆黑中的燈籠一般的猩紅眼睛,距離也無法造成任何障礙,它的目光穿透了黑夜,落到遙遠的某些點上,觀察著什么,不斷發出得意狂妄的干笑聲。

  “這個世界……真的是太美妙了,太美妙了,根本就沒有發現能威脅到我的敵人,不過不能大意,就讓我再試探一陣,人類和精靈可都是一群狡猾的家伙。”

  這樣自言自語嘀咕著,那雙猩紅色的眼睛光芒大盛:“不過,就算是在第三世界,擁有魔王級實力的人類和精靈,也不過屈指可數,我是不是太小心一點了。”

  仿佛在思考著什么一般,沉默了片刻,突然,干瘦黑影站了起來,可以看到,它的身形非常高大,并且手中緩緩拾起一把宛如劍一般形狀的雙手武器,這把武器的長度竟然和它的高度差不多,大小方面比之朝陽之劍似乎還要巨型幾分,顯然是一把超級大殺器。

  “不管它了,先和這些小精靈們再玩一會吧,無論如何,只要不是魔王級的強者,就不可能拿我怎么樣,孜孜孜孜——”

  黑夜之中傳來黑影肆無忌憚的狂笑,但是很快就被那股籠罩整個區域的濃霧所吞噬,當黑影完全站起來的時候,從它腳下突然爆發出黃藍兩色光芒,激烈霸道的光芒似乎要沖破濃霧,將整片夜空照亮。

  如果有第三世界的冒險者看到這幅景象,肯定會大驚失色,因為從黑影腳下爆發出的光芒,正是某些強大怪物的特征,和圣騎士一樣大概光環怪物,這類怪物往往是所有冒險者最討厭的類型,甚至是自己的實力明明比對方強大,遇到這類怪物,很多冒險者也會選擇繞道而行。

  ……

  “我說潔露卡,你就不能幫幫忙嗎?”

  在剝皮地窖第三層的最深處,古巫師印都的老巢所在地,傳出了如是苦悶的聲音。

  偌大的,可以容納幾千人的最深處房間里,一道白色影子不斷閃爍,身后追著一群怪物大軍,這些怪物由各種稀奇古怪的家伙組成,最正常的莫過于那些普通的小矮人,抓長矛的,握小菜刀的,擼管子的(遠程),還有雪白色骷髏架子的。

  不正常的部隊自然就是那些魔化后的家伙,又干瘦的小矮人一個個變成肌肉魔鬼人,一身會跳舞的健美肌肉讓人看了倒胃。

  當然,如果說魔化之后的小矮人看了直是倒胃,那還沒什么,最讓人頭疼的就是那些該死的,被魔化了的白色骷髏架子——不死剝皮者,剛剛不小心被這些家伙的爆炸波及,那叫一個疼呀,到現在狼尾巴上都還插著幾片骨碎,也不知道會不會傳染什么奇怪的病毒。

  如果說只有這樣,那我也忍了,畢竟第一次只是意外,以月狼變身的速度,只要稍微注意一點,區區魔化的不死剝皮者想用爆炸這招對付自己,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但是目光再往地窖深處望去,一口老血頓時又吐了出來,各種意義上的老血。

  一個被魔化了的小矮人巫師,老神在在的揮舞著它的小尖矛,朝這邊發出勝利者的嘲諷怪叫聲,如果說被魔化的小矮人只是讓人看了倒胃,那么這個由兩個小矮人以疊羅漢體位組合而成的小矮人巫師,那讓人嘴角抽搐的渾身肌肉交疊在一起的模樣,就已經上升到了宇宙級的嚇狗眼場景,簡單點形容,我寧愿回頭去看比利的視頻一天一夜,也不愿意再看這小矮人巫師一眼。

  很顯然,這個魔化的小矮人巫師就是剝皮地窖的王者,古巫師印都,曾經在第一世界見過它模樣的我,和眼前魔化之后的一比,才知道什么叫差距,本來印象中那個長得獐頭鼠腦的古巫師印都投影,現在簡直是帥勝卡洛斯。

  除了外表意外,這家伙魔化后的能力也能讓人吐血,本來就是有名有姓的小B級怪物,魔化之后,古巫師印都毫無疑問的提升到了魔王級分身的實力,雖然因為分身的關系,它無法和釋放出偽領域,但光是本身的實力就已經達到了偽領域高級境界,單對單的話怕是連擁有偽領域優勢的阿姆露迪娜都未必能贏得了它,更何況這家伙還有一群數千個小弟。

  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罷了,最讓人無力的一點就是,魔化后的古巫師印都,它的復活術復活起來的小矮人,已經不再是小矮人,而是不死剝皮者,那些魔化小矮人就更不用說了,被*掉以后復活,直接站起來的就是蛻皮去肉的魔化不死剝皮者。

  這不,剛剛闖入這里,打算速戰速決的我并沒有料到這一點,很牛氣大殺一通,打算先干掉小的,然后再慢慢收拾老的,沒想到殺著殺著,周圍就多出了一堆虎視眈眈的白骨小家伙,接下來就是現在這副被追殺的場面了。

  本身擁有魔王級分身,還很怕死的用不死剝皮者將自己里一圈外一圈包圍起來的古巫師印都,已經讓我咬牙切齒了,但是站在入口處,當我的視線投過去會朝我微笑著揮招呼的黃段子侍女,則更是讓人火冒三丈。

  我說,印都老兄,打個商量,用你那身肌肉去惡心一下對面那個微笑招手的家伙如何?最多等會我下手輕點,讓你少收點痛苦。

  古巫師印都當然不可能聽到我心里發出的建議,繼續指揮著它的雜牌大軍朝我蜂擁過來,當然,我不是沒設想過,古巫師印都讓這么一群不死剝皮者擁這它,雖然是起到了保護作用,但也無異于在自己身邊擺上一桶桶炸藥。

  不過,當我試圖去點燃這些炸藥桶的時候,卻發現根本沒用,大概是因為這些不死剝皮者全都是又古巫師印都復活的,身上所具有的能量烙印相同,所以就算爆炸也不會傷害到其他不死剝皮者,就更不用說古巫師印都本人了,這法師施展出來的魔法不會傷害到自己是一樣的道理。

  如果潔露卡能出手的話,這場戰斗肯定能提前許多結束,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郁悶而又無奈的回頭再瞪了那家伙一眼,結果家伙又很無節操的在對面招起手來,而且還故意露出仿佛是等在家門口盼著丈夫歸來的妻子一樣的幸福微笑(表演專用)。

  雖然許多人可以將這抹微笑理解成鼓勵我速戰速決的意思,但是聯系這黃段子侍女的腹黑本性,我更傾向于【快點回老家結婚吧】這種想法。

  撇過頭,我不再理會那讓人吐血三升(或許自己已經不止吐了三升了)的家伙,專心一邊逃命,一邊對付身后的追兵。

  想要贏其實并不難,雖然古巫師印都召喚出來的不死剝皮者讓人頭疼,不過別忘記,不死剝皮者是一次性消耗品,爆炸以后是無法再被復活的,哪怕就是古巫師印都晉升到魔神級也無法改變這一點。

  無法重復復活,意味著不死剝皮者總會被慢慢的耗光,最后就輪到古巫師印都本人了。

  問題在于這個龐大的地窖里,擁有數量起碼過千的小矮人,也就是說,我得將這些小矮人殺一遍,然后再將它們復活而成的不死剝皮者再殺一遍才能見到最后的B。

  這排場……比巴爾童鞋都要大了,人家好歹就五波怪物加上六只古難記錄者,加起來數量還不到一千呢。

  今天一整天都是陰雨綿綿,中午淋了點雨,感冒了…C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重庆快3-Welcome 河北快3-推荐 湖南快3-上海快3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吉林快3-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