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

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圣法之賢,萬法之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cmjxgs.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魔法脈絡世界和現實世界的時間比例,究竟是怎么個算法,如果弄清楚的話,或許對我來說是個不小的收獲。

  當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就算存在一個巨大的比例,想要像那些奇怪的,時1嗶【房一樣,具備修煉自身的功能,也是白扯。

  精神世界如何提供修煉肉身的空間和環境?現實之中,修煉有著許多束縛條件,大到上帝的無責任法則,小到一絲絲的空氣阻力,在精神世界,你根本模擬不出這樣的條件,在里面鍛煉琢磨出來的技巧,毫無意義,反而會讓自己的大腦混淆混亂。

  所以說,一切嘗試在精神世界里修煉武藝技巧的家伙,都是?型的高手。

  當然好處肯定也是有的,雖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精神世界里的時間確是被延長了,這點沒錯,所以到是可以躲到里面思考,尤其是對于我這樣的,智商在平均線上岌岌可危的上下波動的家伙來說,如果能獲得比別人好幾倍的思考時間,到也不是不能勤能補拙,奮斗一番。

  其他作用暫時還沒想到,以后慢慢再說吧。

  “凡,莫非這是雪lì爾閣下教你的……1,好奇寶寶阿爾托lì雅和潔露卡仍未離開,甚至將那張秀麗絕色的俏臉更逼近一分,指著以我為中心做立體旋轉,看似有那么點神秘感的魔法陣系統,問道。

  “嗯,你們是怎么知道的?1,

  我點了點頭卻又疑惑,為什么她們一口咬定是雪lì爾教的呢,就不能是艾魯法西亞那小蘿lì偷偷給我開小灶?

  抱歉,那小蘿lì光聽外號就知道是近戰型的暴力分子又怎么可能懂得如此纖細高深的魔法技巧,是我搞錯了。

  “其實剛剛就在猜測,凡身上的魔法解莫非就是1萬法之陣【,現在看來果然沒有錯。

  “萬法之陣?1,我疑惑的看著阿爾托lì雅。

  “雪lì爾閣下沒有和你說過嗎?1,兩個女孩顯得更加驚訝。

  “沒有,那家伙,教了我就跑了,連名字也是最后才告訴我。1,

  我搖了搖頭對于如此不負責任的引導者,自然是恨的咬牙切齒,心里發誓若是能再見到她,一定要強行侵入她的魔法脈絡世界里面讓她羞恥欲死。

  話說這對于有著奇怪羞恥點的法師來說,算不算是犯罪宣言?對于普通女孩來說就跟聽到“下次見到你一定要錄光你的衣服看個夠……………”這樣的說法類似?

  這個話題就此打住節操危機!!

  “凡想知道萬法之陣的來源嗎?1,阿爾托lì雅在旁邊坐定,接過潔露卡遞過來的熱茶,絲毫不擔心我搖頭說不感興趣。

  當然,她猜的也的確沒錯,怎么可能不感興趣,在了解我的性格這點上,阿爾托lì雅真是越來越有賢良妻子的味道了。

  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神色只見阿爾托lì雅咻咻的啜了幾口茶,緩緩道來。

  “根據精靈史書上記載,玩法之陣,應該是由亞瑟王時代的十二騎士之一,圣法之賢騎士夏洛特菲米娜閣下所創造。1,

  哦哦哦,圣法之賢騎士這個外號光聽起來就覺得碉堡了,什么熊靈之怒,比起來就像小孩子一樣。

  事實也是如此。

  “圣法之賢夏洛特菲米娜,能不能和我說說這個人。”

  這話剛剛一說,做在另外一旁的黃段子侍女就身形微微踉蹌,然后那雙紫色嫵媚俏麗的眸子,就拼命的朝我翻著白眼。

  莫非她以前和我說過?

  這也怪不了我吧誰讓你這家伙的大腿那么軟那么舒服,枕在上面誰還有心情去聽什么十二騎士的故事?

  無視黃段子侍女投來的鄙視目光,我繼續聽下去。

  “夏洛特菲米娜閣下的話雖然留下來的傳說甚多,但畢竟是亞瑟王時代的人,許多記載,經過歷代的傳抄以后,已經難分真假,不過唯一能確定的事情是……”

  說到這里,阿爾托lì雅再次啜了一口茶,潤潤喉嚨,節奏把握的恰到好處,看不出來,她還有說書的潛質。

  “唯一能確定的事情是,夏洛特菲米娜閣下,在當時,是號稱暗黑大陸的法師第一強者的存在,即使在在十二騎士里面,她的實力也是排在第二,無人能撼。1“等等,我想問一下,十二騎士里面實力第一的究竟是誰?1,不顧阿爾托lì雅說的興起,我出聲打斷問道。

  實在太好奇了,這個第一,不光是第一代的十二騎士,現任的十二騎士繼承者之中,據我所知,也是卡露潔的實力排在第二,那個第一,就算是潔露卡也不清楚。

  神秘的第一。

  “第一嗎?”阿爾托lì雅的語氣微微一頓,沉默起來,就連旁邊的潔露卡也露出傾耳傾聽的關注之色。

  “十二騎士實力排在第一位的是絕士之劍騎士。1,良久,才從阿爾托lì雅那里,聽到這樣的回答。

  她的神情,在提起這個名字的時候,不可抑制浮現出了的莊嚴,敬重,以及……悲哀,等等復雜之色。

  似乎這個絕士之劍,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士?

  絕士之劍?

  為什么會是土呢?

  我想了又想,還是沒弄清楚這個名字代表著什么,到是潔露卡在一旁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沉默下去,氣氛突然之間就變得莊嚴寂靜下來,給我的感覺,就仿佛是靈柩前的默哀一般。

  “抱歉,凡關于絕士之劍騎士的資料,我知道的也不多,恐怕沒辦法為你解惑。1,似乎看出了我的好奇心在膨脹,阿爾托lì雅一句話就將后面的問題堵死了。

  “咳咳咳那還是繼續說說夏洛特菲米娜閣下的事吧,她和萬法之陣有什么關系,莫非萬法之陣就是她創造的?1,

  感覺到踩雷了,我連忙轉移話題。

  “你猜的沒錯,萬法之陣,就是夏洛特菲米娜閣下的成名絕技。”說到這點,阿爾托lì雅精神又來了看得出來,她很敬佩這位圣法之賢騎士。

  “夏洛特菲米娜閣下,是暗黑大陸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法師,在她手上數之不清的魔法被創造出來,可以說是整個暗黑大陸法師界的領袖人物,甚至有人說,就算將整個暗黑大陸的法師全部湊起來,所掌握的魔法數量,也沒有她一個人掌握的那么多。1,

  說到這里,阿爾托lì雅流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最讓我佩服的是,夏洛特菲米娜閣下總是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一簡單至上,她極力普及魔法的使用,降低魔法入門的門檻的引導者,因而被所有的法師尊稱為導師,如果沒有夏洛特菲米娜閣下的話后世的法師數量絕對會縮減一半以上……”

  阿爾托lì雅滔滔不絕的說著,我在一旁細心聆聽,可以看出,這位夏洛特菲米娜,之所以特別被吾王陛下所敬佩并不是因為她的強大實力,更不是為以后的精靈帝國立下赫赫戰功,手染無數鮮血而是她那一顆無國界,無種族之分的法師之心。

  夏洛特菲米娜是十二騎士當中少數幾個成就跨越種族,受到整個暗黑大陸所愛戴的英雄,大多數十二騎士,為了實現亞瑟王的愿望,打造精靈帝國,手上都染滿了大量的鮮血,她們的實力固然讓人敬畏,但也樹敵眾多。

  而夏洛特菲米娜,她在法師領域的早就,以及那份沒有國界種族之分,僅僅為了自己所熱愛的魔法能夠普及開來所作出的貢獻,卻無論是精靈族的敵人或是盟友,都敬佩有加,在一些種族就比如說赫拉迪克一族,夏洛特菲米娜之名,甚至比亞瑟王更加得到敬重明明說資料已經不完整,但是關于夏洛特菲米娜的事跡,阿爾托lì雅還是足足給我說了大半個小時,話題才重新落到關鍵的萬法之陣。

  看著長長做出一聲感嘆,似乎在遺憾為什么自己身邊沒有一個夏洛特菲米娜的阿爾托lì雅,我狠狠的捏了一把冷汗。

  吾王還真是求才若渴啊,像我這樣的笨蛋,不是什么人才還真是抱歉了。

  “萬法之陣,就是夏洛特菲米娜閣下的魔法1簡單至上【理論之中,最終最完美之作,號稱哪怕是笨蛋也能成就魔法賢者的。”

  切!

  我暗嘖了一聲,感覺仿佛有幾根利箭穿心而過,痛苦的捂住了胸口。

  將來我要是成就不了魔法賢者,誰負起這個責任?

  潔露卡面無表情的偷笑中……

  “只可惜1,頓了頓,阿爾托lì雅突然來個峰回路轉,莫名的嘆起了氣。

  “萬法之陣,卻被夏洛特菲米娜閣下定義為最完美是失敗作。”“為什么會這樣?1,我的好奇心不可抑制涌了起來。

  “的確,萬法之陣可以讓缺乏魔法天賦的人,更加便捷的學習和使用魔法,但問題是萬法之陣自身的門檻太高了,在當時,萬法之陣被創造出來以后,整個暗黑大陸能夠學會的屈指可數,其中一個就是雪lì爾閣下,所以我才猜測應該是她教會了你。1,阿爾托lì雅的一番解釋讓我無語遠目,的確,萬法之陣雖然能夠降低魔法的門檻,但是本身學習的門檻卻過高,所以被稱為最完美的失敗作,也是吐槽的十分貼切。

  看不出來,這個夏洛特菲米娜也是個喜歡吐槽自己的人,如果能遇到的話,說不定會有共同的話題。

  阿爾托lì雅這一番解釋,也和當初那人妻騎士給我解釋魔法脈絡時的說法十分吻合。

  人妻騎士和我說過,能夠掌握魔法陣系統也就是這個萬法之陣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天生的上帝寵兒,受到上帝所眷顧能夠擺脫一些規則的束縛的天才。

  而另外一種,則是依靠自身的力量,能夠擺脫一些規則束縛的強者,究竟要強到什么程度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擺脫規則束縛呢?我無法肯定,估計應該是四翼水準,魔神級別,吞噬世界之力境界的強者才行。

  一般來說,受到上帝眷顧的人,如亞瑟王,十二騎士個個都是天賦強者,萬法之陣對她們不能說沒有用,但也失去了創造出來,為了降低魔法門檻的初衷。

  而達到吞噬世界之力境界的高手,同樣是如此。

  所以說誤打誤撞的,我這個貌似是得到了上帝一記拋錯方向的媚眼,而被稱之為眷顧者,魔法天賦卻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存在,到是讓號稱最完美的失敗作的萬法之陣,得到了或許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一次光芒綻放。

  說白了,這個萬法之陣簡直就像是夏洛特菲米娜跨越數十萬年為我準備,最適合我的一份大禮。在得到這個結論以后,我很是感激的在心中默默一拜,祝這位素未謀面的可親可愛的法師大人,在天之靈能夠在天堂繼續和雪lì爾以及艾魯法西亞重逢,并順便幫我教訓她們兩個一頓。

  了解了萬法之陣的根源以后,我對它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新的認識,對于里面所包含著的,圣法之賢騎士夏洛特菲米娜的1簡單至上【

  理論,產生了強烈的共鳴。

  一個是因為太聰明而追求簡單至上,一個是因為太笨而渴求簡單至上,這樣的區分我當然知道不用誰提醒混蛋!

  等阿爾托lì雅和潔露卡都各自離去,我也解除了身上的魔法陣系統…不,現在該叫萬法之陣了,果然在原則性的東西上,還是尊重原創吧,雖然我這個命名帝的大斧已經饑渴難耐,就算看到腳下的一粒石頭都想給它取個名字叫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噴氣式阿姆斯特朗炮。

  剛才在魔法脈絡世界的一番冥想,并沒有帶來什么實質性的成果,理所當然,哪怕是能降低魔法門檻的萬法之陣,也不可能隨隨便便讓我這種天賦平凡的人,在不到一個下午的時間里就能夠有所收獲。

  當然也不是毫無所獲,總算是確定了一條明路吧,至少以后知道該怎么去努力了,作為一名冒險者,最苦惱的事情不是自身懶惰,而是想努力卻找不著方向。

  接下來,該說說妖月狼巫的第三戰斗能力了。

  幻術,概括來說應該是精神力。

  暫時來說,精神力方面的運用,在三大戰斗能力當中,作用應該還是最小的,不過前景卻十分看好。

  人妻騎士最擅長的就是精神力運用,雖然在考驗之中,看起來,似乎她的魔法挺厲害的,當然實際上也是,但是實質上,最令人震撼和覺得強大的,還是精神力運用。

  從一開始那陣讓我和阿爾托lì雅走散的迷霧,到后來的遠古戰場,然后是一片白紙似的幻想世界,再到春夏秋冬四季考驗,最后是隱藏考驗,她的精神力都穿插其中,融入到每一寸地方,甚至會讓你感受不到,覺得這就是〖真〗實世界。

  如春雨,夏暑,秋風,冬寒,這四季幻境,就算告訴你,這只不過是幻境,你會相信么?再退一步,就算相信了,你能無視么?敢無視么?

  無視的結果,就是直接在幻境里gameover,別以為幻境就沒有攻擊力,那人妻騎士的幻術,已經達到了亦幻亦真的境界,在幻境里頭,你所遭遇到的攻擊都會〖真〗實的體現出來,在幻境之中掛了,在現實也意味著完蛋。

  和這種境界相比,月狼那只能創造幾個幻象分身迷惑人,或是搗鼓出一些弱得可憐的精神能量球玩彈幕,這些小伎倆簡直就是不堪入目。

  所以說,精神力運用的前景無疑是巨大的,有人妻騎士,甚至是劇她所說的,一個高達八翼級實力,擅長精神力運用的天使強者叫啥來著,算了,名字是是個代號,并不重要,有這兩個前輩作為仰視和追趕的對象,我對精神力運用懷著強烈的自信。

  只不過自己離這一步還遠得很,和她們相比,連嬰兒都不如。

  現在,暫時來說,在精神力運用方面,我想要搗鼓出一些能夠很快見效的成果,雖說這話有點自大,不過我可不是隨便吹牛。

  沒錯,就是模擬世界之力境界,上一次,神誕日之前的時候,以月狼變身和西雅圖克對決,我就曾經試過,當時很是將沒見過世面的小

  野蠻人嚇了一大跳,當然,也僅此而已,以月狼的境界實力,想要模擬世界之力境界,實在是太勉強了,已經超過了技巧所能夠彌補的范圍。

  晉升到妖月狼巫以后,我似乎可以將這個當時放到一邊的念頭,重新拾起來搗鼓一下,如果真的能模擬出世界之力境界,可以想象一下,在世界之力境界以下,有幾個能不被自己克制?

  當然,也就能嚇嚇世界之力境界以下的人,在真正的世界之力境界面前,模擬世界之力的技巧,無疑就是班門弄斧,山寨見真品了。

  想了想,我越發覺得模擬世界之力,這個精神力的運用技巧,有必要搗鼓出來,如果成功的話,短期之內,絕對將成為妖月狼巫的一大絕技。

  但是……,我隨即又沮喪起來。

  要重新練習熟悉的東西,真的很多啊。

  最基本的,剛才所說的妖月狼巫的三大戰斗手段,速度,萬法之陣,還有精神力運用。

  再細分一點的話,還得對以前的招式,諸如冰之斬首劍,冰華亂舞等等招式,進行晉升之后的優化,強化。

  如果有個一兩年時間讓我慢慢磨練,妖月狼巫形態應該能得到穩步飛快的提升,實力甚至足以和地獄格斗熊并驅。

  可惜,哪來的那么多時間給我啊。

  剩下的半個下午的時間,我沒有再做其他事情,就將這些需要好好練習的東西,按照重要的程度,好好的進行排序,既然時間不夠,那就只好制定計劃,明確目標。

  到是夜晚時分,因為白天的練習不小心賣力過頭的阿爾托lì雅,乏力了。

  1萬般無奈【之下,我只好再次充當起補魔親王的角色,在潔露卡將她抱回帳篷里面以后,裝模作樣的在附近轉了一圈,然后偷偷的,自欺欺人的潛入帳篷,片刻之后,阿爾托lì雅不斷壓抑著的斷續誘人呻吟,便從里面傳了出來,足足持續到快要天亮。

  帳篷微動,片刻之后,威儀萬千的精靈女王從里面走出來,只是那張平時讓人不敢直視的帶著莊嚴認真神色的俏臉上,此刻卻染上了一層淡淡的少女紅暈。

  乘著天朦朧朧的暗色,她來到冰谷的另外一角,取出勝利之劍,神色一肅,開始進行每天的晨間練習。

  而另外一邊,一道穿著侍女服的嬌小可人身影,心照不宣的在阿爾托lì雅離開半個小時后,悄悄的鉆入帳篷里面,片刻之后,又是另外一種風情,卻同樣魅惑誘人的呻吟聲,再次自帳篷里面傳出來。

  直到日上三竿……

  所以說沒日沒夜沒羞沒躁的荒淫生活這種說法有誤,至少半個上午以及下午這段時間,我還是有好好的在心里將溫柔鄉英雄冢這五個字,默默念上一百次,以省自身。

  想著想著腦海之中就情不自禁的回憶起昨晚的無限春色這種事情才不會發生。

  昨天,按照重要性將要練習的東西排序好之后,我打算從現在開始,付諸實踐,至少要在這冰谷之內,先將妖月狼巫這個角色熟悉下來。

  在我列好的練習行程表之中,首先排在第一位的是速度。

  要先熟悉妖月狼巫的新速度。

  速度不僅僅關乎近戰發揮,也涉及到躲閃和逃命,到達了妖月狼巫這個境界,哪怕是平時所習慣掌握控制的速度,突然之間,每秒快了那么一米,這種極其細微的程度變化,也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本來在完美的時間,完美的出手,因為快了這一米,可能會導致出手時間晚了那么幾毫秒,而出現空隙,讓敵人有躲閃甚至反擊的機會。

  躲閃的時候也是,如果面臨著敵人密集的打擊,因為速度快了這么一點點,本來恰好可以躲開攻擊的位置,多挪移了那么一寸半寸,結果可能就完全不同。

  所以,我覺得速度是基礎之中的基礎,沒有習慣自身的速度,就像拿著一把無法控制的巨錘和敵人戰斗,未傷敵,先傷己。

  得到潔露卡的補魔,日上三竿才從帳篷里爬出來,簡單了吃了個早餐,回憶一遍計劃…,我就開始在冰谷里面,像吵鬧的熊孩子一樣四處飛奔,興致一來,甚至上演了一把飛檐走壁,在環繞著冰谷的冰崖上不斷奔跑。

  速度時快時慢,慢的時候猶如閑庭信步,快時則看不見影子,身形時輕時重,輕時猶如鬼魅,從身邊掠過而其人不知,重時,冰谷內卻卷起了劇烈狂風,每跨出一步都風聲大作,撕破長空,猶如雷霆咆哮。

  一時之間,攪得整個寧靜的冰谷雞犬不寧。

  沒辦法,本來如果有一個能夠和自己練習對戰的人在,通過實戰的訓練,是熟悉和掌握妖月狼巫的新速度的最快辦法,只是看看冰谷里面的兩個人,阿爾托lì雅到是個好對手,但她現在根本無法支持對戰練習,估計要真打起來,不用十分鐘,我又得將她抱到帳篷里面補魔了。

  另外一只沒錯,是一只不是一個,這樣一只膽小如兔,不喜戰斗厭惡流血的笨蛋侍女,我實在不忍心逼迫她和自己練習,再說她現在的實力也不大夠格作為妖月狼巫的陪練了。

  所以,只能像犯了中二癥狀的酷跑族,在冰谷深處如同無頭蒼蠅一樣,毫無目的的四處狂奔亂跳了。

  而這種相當讓我殘念的練習,根據估計,起碼要持續個兩三天,才能初步習慣妖月狼巫的速度。

  注意,只是初步習慣而已,想要真正掌握的話,沒有對戰實踐,甚至是實打實的和敵人戰斗,果然還是不行,回去以后立刻就去找西雅圖克和卡洛斯的麻煩吧,希望他們兩個已經完成了阿卡拉交代的任務,回到營地了,不然我這饑渴難耐的大斧該向誰舉起?

  “親王殿下,累了吧,喝點茶吧。、,在這枯燥無聊的練習之中,潔露卡突然難得好心的捧來一杯茶。

  哦哦哦,莫非我這可愛又可恨的小侍女,終于改過自新,肯好好侍奉我這個主人了?

  明明是一杯簡單的熱茶,卻讓我感動不已,只覺得這輩子為潔露卡做牛做馬都值了,產生這種念頭究竟是我奇怪,還是我和潔露卡原本的關系就很奇怪?

  總而言之,感動的差點流出淚水的我,安安穩穩的坐下,準備享受這一杯難得的熱茶。

  從潔露卡手中接過,很好,到此為止都沒有小動作。

  我安心的將茶杯送入口中。

  “碰~1,

  咦?

  我再將茶杯送入口中。

  “碰~1,阿勒勒?

  “碰~1“碰~1,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混蛋,我怎么沒辦法喝茶了?

  “噗噗~~1,一旁緊緊盯著這一幕的潔露卡,終于忍不住笑聲,抱著肚子笑倒在地。

  “你這家伙啊~!!!!!1,

  摸了摸臉,察覺到面具存在的我,終于明白了這黃段子侍女的險惡用心,整個人頓時黑了一半,張牙舞爪的朝對方撲去。

  潔露卡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一邊噗噗的笑著,一邊轉身一躍,給我留下一抹香影。

  “站住,你這笨蛋侍女,今天我非要代同爾托lì雅好好教訓你不可!”我一路追上去,在她身后氣急敗壞的吼道。

  打打鬧鬧之間,這種練習似乎也變得不怎么枯燥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重庆快3-Welcome 河北快3-推荐 湖南快3-上海快3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吉林快3-安全购彩